信息学院教工支部对口帮扶大石小学贫困学子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2日     点击次数:次     作者:     编辑:小高
   “绪哥回来了!”“宗老师真的来看我们啦!”7月16日上午,地处贵州黔西山区一个普通村落——兴隆村的宁静被孩子们的欢呼声打破。原来,经历2000个日夜的思念,几名曾在华农大石希望小学就读的学生又见到了6年前他们的支教老师宗明绪,不过这次“绪哥”不是一个人走一小时的山路前来家访,他是来对大家考上了大学表示祝贺,他还带来了学校信息学院党委副书记孙超老师和毕业校友边俊华一行的牵挂。

    高松林考取了体育特长生,这是宗明绪支教时带过的一个比较调皮但重情义的学生,6年过去,6年级学生成为了准大学生,明绪难掩兴奋,此前听松林他们报告了各自的高考去向,宗老师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也很想兑现当年对孩子们的“有缘一定再见”的承诺。松林去贵阳打工了,父亲也去工地帮工,只有老二、老三在家。他们看到绪哥哥也很欣喜,即使腼腆也可看出他们的兴奋。宗老师和我校计算机专业校友边俊华为老二、老三分别送上了1000元的慰问款,回头宗老师还会和松林在贵阳见面,为他送上他所在的学院教工党支部专门募集的爱心助学金和为他们准备的暑期充电书单。

    宗明绪老师一行又到了同村的高霞高琳家。高琳刚才就跑到松林家和宗老师见上面了,当时就喜极而泣。宗老师此前和他们约过一次,因故未能成行;而就在一个星期前,宗老师他们都赶到高铁站了,因暴雨多条铁路停运,她们又空欢喜一场。一路上高琳远远地走在前面,而姐姐高霞在家和妈妈张罗着午饭。高前、高焕培也都赶了回来,高焕培特地去摘了一捧桃子,还扭捏着怕见老师。谈到当年的时光,大家无比欢乐,高琳流下了幸福的眼泪。高霞高琳今年高考都不错,他们的前几个志愿都填报的湖北。高前去年考取了大学,现在已经成为一名国防生。高焕培今年高考失利,正踌躇着将来的打算。老师们耐心建议高焕培最好能够复读,到时候以大学生身份入伍会更有优势。由于路途远、行程紧,明绪老师要赶回去了,高琳握着穿着围裙的高霞姐姐的手,难过的哭了。

    一路颠簸,加上不时的山间穿行,一行人又回到大石村。身板硬朗的王强迎了上来,给了宗老师一个熊抱,“宗老师,6年了,整整6年了啊!”宗老师怎么能不记得,2011年7月1日,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离开了大石,路边盛开的野花和孩子们的不知疲倦的挥手伴着他走了一路。王强成绩一直不错,今年考取了中南民大预科班。他遗憾的表示,华农分数线太高,不然,我就和绪哥同一个学校了!边上的王嘉有点失落。宗老师、孙老师不时鼓励他们:人生是一场长跑,路就在前方、在脚下,其实跑到最后才分高下、才是胜利。分别前,王强还不忘给老师一个拥抱,“一定要努力、一定得读书!”宗老师不忘再次嘱咐。

    在贫困学生何佳佳的家里,妈妈紧紧拉住佳佳的手说,“佳佳很懂事,我很幸福。佳佳有你们这样的老师,有你们这样的学校,我更为佳佳感到幸福!”在另外几个贫困生家里,所看到的场景让边校友一行感触不已,即使到了现在,黔西还是有不少农户还徘徊在贫困线上下,因病致贫、因学致贫、因灾致贫的现象并不鲜见。令人动容的是,这里不少老乡对华农、对徐本禹有着朴素自然的真挚感情。高红梅和2个哥哥都在外打工,只有残疾的父亲在家留守。宗老师没有带过这位父亲的女儿红梅,但听大石小学王成范校长说这是小学的支教老师来看望学生,这位家长顿时高声说,支教老师好,我和本禹还一起睡过一张床的!

    一路上宗明绪老师一路回忆,一路念叨。近乡情更怯,他的思绪在华农和大石之间不断跳转,但这份牵挂也让人印象深刻,在王校长家吃便饭时,他对这里的“酸菜汤”念念不忘,除了土豆泥、玉米面,这是当年支教去学生家里家访时能不时吃到的家常菜——这种味道悠悠地纠结了他6年,一直亲切。这次主人竟然一直添了5碗。信息学院行政党支部一行更是感触颇深。他们在华农大石希望小学查看了志愿者的住宿条件,这里先后有3名信息学院本科生在此支教,崭新的柏油马路从县城一直修到乡里、修到小学门口,学校的教室条件、办公室、图书室完备,和城里相较并无二致。他们还慰问了正在大石村进行社会调研的经管院研究生周静玉。周静玉也是前几届这里的支教老师,她应邀参加了全程的帮扶活动。周静玉此次时隔不长再度返回贵州大石,明显感受到乡村的各种变化,包括孩子们的笑容更加灿烂从容了。对此,王成范校长这样总结,“大石一直在变,最大的变化是通过各方的努力,家长们对教育更重视了,对孩子们更耐心、更用心了,这首先是支教老师的接续努力带来的新思想、新转变。”

    返程路上,我校校友、此次活动的主要发起者边俊华这样表示,出自“本心”、“遗憾”,他走进了贵州山村,资助活动是很自然的事情,他觉得不仅精神上很受触动,更感到意义重大,他和他的团队还需要散发更多的热量,把这份公益事业传递下去,“公益事业不仅需要爆发性,更需要持久、耐心和平常心”。记者了解到,包括此行资助的1万元慰问金、助学金,此前他也曾资助学子从中学到了大学,不久前还向支教学校捐助了2.5万元。每到一个困难家庭,他都对家长说,可以资助品学兼优、自立自强的孩子一直就读下去。

    返程的头天晚上,宗明绪、边俊华一行就着明月、繁星聊得很晚。在他们身旁的荣誉墙上,各个年级的“优秀少年”笑容灿烂,校园花丛里金鸡菊在风中摇曳,而广场主席台前旗杆静静矗立——据支教老师介绍,这里是学校信号最强处,除此以外要找到信号,可能要走上一段路爬上山坡。五星红旗则在暗夜的凉风中猎猎作响。

    返程车上,宗明绪老师手机里收到这样一个短信,让大家久久陷入沉思。这是刚去探访过的自强女孩佳佳的母亲发的。在女儿从北京参加“大手拉小手”活动回来之后,佳佳母亲看到活动照片后有感而发,给支教负责老师发了这则短信,现在辗转发到了宗老师手机。

    “白老师,看到一组组照片,先是高兴,其次是生气,然后是心疼,最后是反思。高兴山里娃也能闯北京,生气她们不明白您们(应为“你们”)的辛苦付出,心疼她们的羞色(应为“羞涩”)与胆怯,反思父母是不是除了分数以外,还该培训孩子各方面的应便(应为“应变”)能力。时间从一年变为了一天,不管怎么说,谢谢您们对她们的各种锻炼。我认为失败了也比什么都沒做过强得多。”

(作者|信息学院  辛西)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05-2012 版权所有:华中农业大学组织部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 南湖狮子山街一号   电话:027-87282047   E-mail:zzb@mail.hzau.edu.cn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